2017-11    
S M T W T F S
   01020304
050607080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2930  
  

温馨提示:本剧院楼层间不互通,抱小孩的观众务必为孩子购买与家长同一楼层的座位.演出前一周订票不再快递,请前往售票厅取票,选择自取请在地址栏填写“自取”二字,无需填写地址.如选择邮寄的观众演出前三天未收到票,请拨打86371698 招行和平安银行支付时可能出现无法支付的情况,请谨慎使用.若支付过程中出现故障,所选位置会暂时锁定,不可继续支付。如想继续选择相应位置,静候40min后刷新票图页面重新支付即可
有些演员就想着赚钱
最后编辑时间:2017-11-03

携话剧《新原野》即将到深圳,王姬接受记者专访抨击演员无艺德——

有些演员就想着赚钱

 

【深圳特区报记者 刘莎莎 】千万里我追寻着你,说的是《北京人在纽约》里的“阿春”,也是生活里明媚大方的王姬。113日至4日,王姬、冯宪珍领衔主演的话剧《新原野》将作为深圳保利剧院第三届“名家名团(深圳)话剧展演季”的开幕演出。1029日,王姬和男主角林麟在东莞玉兰大剧院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。连续的高强度演出让王姬的嗓子都破了,她却不以为意,笑着说:“那也得上!”

    王姬成名早,上世纪90年代,她和姜文主演了郑晓龙、冯小刚联合导演的电视剧《北京人在纽约》,火遍大江南北。和“阿春”一样,王姬也曾独自在美国打拼,生活的磨砺造就了她豪迈、直爽、坚韧的“大姐大性格”。

 

《新原野》致敬《原野》,角色联系似有似无

    《原野》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杰出的戏剧大师曹禺先生的经典名著。这部创作于1937年的戏剧,是曹禺先生唯一一部描写中国农村的作品。2017年是《原野》诞生80周年纪念,由曹禺之女万方编剧、立陶宛导演拉姆尼·库兹马奈特执导、王姬和冯宪珍主演的话剧《新原野》在国内各大城市巡回演出。

    《新原野》和《原野》有什么区别和联系? 对此万方曾表示,“《新原野》是根据我的中篇小说《杀人》改编而成的,作为一出戏剧,它和《原野》没有任何关系。但在我的生命中,又是有关系的。很多年前,我心里就萌生过一个愿望,写一部像《原野》那样的戏,戏剧性强烈,人物欲罢不能,冲突的升级难以遏制。说到底,《新原野》讲述的是人性,是人心底的爱与恨。”

    《新原野》男主角“鞠生”的扮演者林麟表示,在他看来两者的人物结构、故事内容、时代背景都完全不一样,但有一点是相似的,就是两者都是以女性为主贯穿始终,《原野》是金子,《新原野》则是王姬扮演的六团。

    王姬则表示,《原野》和《新原野》表面上看似没关系,“可我越演越觉得,这两出戏,人物的设置具有延续性。我的角色(六团)在《原野》里就是金子,林麟就是焦大星,焦母是婆婆服仙,这些棋子的码置有延续。这种联系是似有似无的,观众可以顺着看,不同的时空里,延续性的角色发生的不同故事。”

 

中西碰撞火花四射,迸发“诗意的审美”

    1029日,采访结束后,本报记者在东莞玉兰大剧院率先观看了《新原野》。简洁而富有诗意的舞美、俄罗斯音乐与黄土地的混搭、演员们气场强大的表演……这一切构成了别具匠心、审美旨趣极高的《新原野》。《新原野》明明讲述的是一位农村妇女的苦情故事,却被导演赋予了极强的现代性。

    王姬也表示,这就是立陶宛导演拉姆尼·库兹马奈特与中国文化碰撞出的火花。“刚开始我是不接受的,我觉得她不懂中国文化、不懂中国台词。可恰恰是这份不懂的沟壑,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审美,成了导演毫无禁忌地放纵、可以施展自我的地方,而这些恰恰是中国导演的桎梏。因为太懂,中国导演往往不敢越雷池一步,所谓得失之间,失就是得。”王姬说:“拉姆尼闪光的地方就在她的不懂,她要是懂了,这戏就瞎了。《新原野》的舞美,是导演拉姆尼的老公,也非常棒。另外这戏的配乐是俄罗斯音乐,但放在这农村戏里一点不跳。”

    新鲜的戏剧表达、中西文化的激烈碰撞、传统与现代的交织……说起《新原野》,王姬和林麟都认为,这对看惯了欧美影视剧的新一代观众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拉姆尼的表现手段是不让演员下台,舞台上一演就是18年的故事跨度,年代的变化完全通过台词来体现。”林麟则表示,《新原野》故事结构特殊,具有魔幻现实的魅力,“我业内的朋友特喜欢这戏,看完给我打好多电话、发好多微信。”王姬也表示,好的戏剧作品就是有诗意,每个人看都有自己的理解,“我演出这戏就想到我外婆,她们那一代人,不离婚、认死理,这就是历史,这代人就这样活。”

 

演好戏首先得做好人,演艺行业迟早“回归正统”

    1029日,接受媒体采访时,穿着戏服、画着浓妆的王姬刚走近采访室就开始咳嗽。采访中,因为王姬猛咳,不得不数次暂停。很难想象,如此撕心裂肺的咳嗽,1小时后王姬还得上台演出。她本人倒是乐观,“舞台就是这么残酷,就这么个破锣嗓子,也得上台。这跟影视剧不一样,你病了可以休息,剧场的规则是观众买了票看戏,时间到,你就得上。”不过她认为,这一切都是值得的,“痛并快乐着。当听到观众的掌声、得到反馈跟共鸣时,又感到巨大的满足。”

    她说,这就是舞台艺术。“这就是真人对真人的艺术,是影视剧取代不了的。”随着年龄渐长,比起影视剧,王姬反而更热爱舞台,她说:“我是舞台剧演员出身,好的舞台演员可以成为影视演员,但一个所谓的、有名的影视演员未必能成为好的舞台演员。舞台上这两小时需要融会贯通,这是一门气功,是一个场,需要童子功。舞台表演累人且不讨好,观众买票才能看,有一半观众我们得演,仅一个观众也得演。但我真心希望喜好艺术的人,能走进剧场,希望深圳更多的年轻朋友们也能多去剧场看戏。”

    王姬的女儿高丽雯如今也是一名演员。王姬自认是一个“不负责任”的妈妈。她说,“她自己选的这条路,我没去帮她找各种门路,没带她去拜各种码头,我觉得那样托出来的孩子不真实。我跟她说,你妈也是靠自己,你外婆也不是干这行的,我就教会她一个健康的心态。”王姬说,演戏其实就是做人。“演戏和做人是直接挂钩的,我觉得要想当好演员,首先要做个好人。演员需要真心、爱心、童心,如果没有这三心,全是假的,也许一时能红,但在我心中他就不是一个好演员。如果都是贪心、利欲熏心,所有作品出来也会是那样的,肯定不行。”

    王姬还说:“我看有文章说如今会耍嘴皮子的演员都火了,现在演员都不靠演戏了,都在电视上耍嘴皮子了,像我们这种仍在舞台上耕耘的,也许有人会觉得傻,也许我们不够圆滑,情商低,但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职业、良心道德应该有的。现在演员还演戏吗?整天就是用替身拍戏、骗钱,那样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悲哀。”不过王姬也相信,这些都是暂时的,行业迟早会“回归正统”。

 

 

(报道来源:深圳新闻网——《深圳特区报》)

 

  友情链接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