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深圳保利剧院
 

 
2017-04    
S M T W T F S
      01
02030405060708
0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 

温馨提示:本剧院楼层间不互通,抱小孩的观众务必为孩子购买与家长同一楼层的座位.演出前一周订票不再快递,请前往售票厅取票,选择自取请在地址栏填写“自取”二字,无需填写地址.如选择邮寄的观众演出前三天未收到票,请拨打86371698 招行和平安银行支付时可能出现无法支付的情况,请谨慎使用.若支付过程中出现故障,所选位置会暂时锁定,不可继续支付。如想继续选择相应位置,静候40min后刷新票图页面重新支付即可
做好现代舞者 走出内心“埋伏 ” 杨丽萍携《十面埋伏》来深说舞论艺
最后编辑时间:2016-08-03

做好现代舞者 走出内心“埋伏”

杨丽萍携《十面埋伏》来深说舞论艺 

 

    【深圳特区报记者 刘莎莎/文、齐洁爽/图】82日,台风“妮妲”在深圳登陆。这一天,深圳的文娱类新闻采访几乎全部取消,除了杨丽萍如期举行的新闻发布会。811日至14日,由杨丽萍担纲总导演和编剧的实验性舞台作品《十面埋伏》将在深圳保利剧院连续演出4天。

 

玩实验 用舞蹈演绎经典

    和杨丽萍上一部来深献演的作品——舞剧《孔雀》不同,《十面埋伏》有两个特点,首先是,杨丽萍不参与演出,仅仅是以总导演和编剧的身份在幕后掌控大局,其次,《十面埋伏》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舞剧,故事剧情“碎片化”。同时在舞蹈的呈现上,《十面埋伏》也不是诸如《云南印象》、《云南的声响》之类少数民族元素突出、原生态气息浓厚的民族舞,而是一出混合了京剧、装置等元素的实验舞剧。

    曾经被影视剧和传统戏曲演绎过数遍的《十面埋伏》,这一次让杨丽萍用舞蹈重新演绎,又嫁接了京剧,在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同时,充满了实验色彩。杨丽萍版的《十面埋伏》尝试打破传统舞剧的叙事方式,不着力于讲故事,而是将两千年前的一组人物从故事里提炼,放在更广阔的时空,刻画内心冲突与纠葛。“十面埋伏意指我们不单经受着来自外界的埋伏,也有内心的埋伏,自我设定的麻烦和障碍,如何突围,如何战胜恐惧?怎么能不伤害他人,又避免被伤害?”杨丽萍这样解读。据悉,剧中演员的妆容均以京剧为扮相,叶锦添设计的服装同样自带东方色彩。为何要在舞蹈中糅入京剧?在杨丽萍看来,京剧是汉族最具代表性的艺术,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唱、念、坐、打,也是另一种性质的‘民族舞蹈’。”

 

现代舞,可以像皮娜·鲍什一样好看

    在正式场合,杨丽萍管《十面埋伏》叫“实验性舞台作品”,而在私下里,她更愿意将之称为现代舞剧。事实上,看过该剧的观众都表示,《十面埋伏》充满了当代性,置身观众池,宛如观赏了一出行云流水般的大型当代艺术。而杨丽萍之所以不太愿意在公开场合称《十面埋伏》为现代舞剧的原因,是中国观众对现代舞的接受度较低,“一说现代舞,大家就觉得是抽象的、晦涩的、有距离的,就好像是看文艺电影似的。其实,没有那么复杂,现代舞观念性更强、更讲求思想表达。你看皮娜·鲍什的舞蹈《穆勒咖啡馆》,它既美丽,又有深层次的表达。我觉得叫什么舞并不重要,重要的还是看作品。”

    杨丽萍非常喜欢李安导演的两部作品《卧虎藏龙》和《少年派》,“这两部作品既有完美的视觉呈现,又有导演深沉的思考,还有非常浓厚的民族元素,是艺术表现非常完美的状态。”她表示所有的舞台艺术创作者,既不希望站在观众的对立面,同时也绝对不会向市场妥协。“舞台艺术不是闭门造车,我在创作中会把观众当作一个演员,大家在剧场里共同完成这场舞蹈艺术表演。当然,观众接受和自我表达之间的拿捏,度要把握好。”

    据悉,除了京剧,杨丽萍在这部现代舞剧中,还加入了剪刀装置艺术家刘北立创作的2万把剪刀组成的装置艺术、老锣的歌曲和龚琳娜的演唱,以及叶锦添的服装设计和舞台美术,同时还有太极、剪纸、皮影等中华符号明显的元素。杨丽萍称自己并不担心观众会看不懂,“我们在成都巡演时,剧没开场,剧院人声鼎沸,开演之后,慢慢就安静了,我相信他们从这个古老的故事中,看到了平行空间的自己。”

 

谈创作,作品就是生命河流的呈现

    1958年出生的杨丽萍如今已经慢慢淡出舞台表演,不过她否认,自己是不跳了。“作为编导和总导演,选择舞蹈演员最重要的原则就是合适。”说起创作,杨丽萍表示,创作与自己生命历程、人生思考息息相关。“我是少数民族,从小热爱大自然,向往自然之美。所以我20多岁的时候跳的就是表现自然之灵的《孔雀》、《两棵树》这类作品。2007年之后,我关注到云南的一些地方属性很强的民族文化濒临灭绝的现象,于是我做了挽救,有了《云南印象》、《云南的声响》这类原生态的作品。在这些作品中,我甚至会邀请一些当地农民上台舞蹈,它很乡土,但是也有很生命力。再后来,我开始感受到生命的‘季节性’,人生的春夏秋冬,于是我做了《孔雀》。现在,我又开始感觉到一些黑暗的东西,有些关于人性的东西,我想去表达,所以我做了这部《十面埋伏》。”

    尼采说:“人和树一样,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,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。”杨丽萍说,她做《十面埋伏》,就是希望人们走出内心的“埋伏”,走向光明。

 

(报道来源:深圳新闻网——《深圳特区报》)

  友情链接 >>